徐向梅:18歲,遇到愛人,遇到貴人

2019-07-13 16:18:20

微信圖片_20190715153217.png

 

離家

從四川開往廣州的火車上,我的腦海里全是對于這個城市,對于真正的獨立生活的憧憬。而母親跟其他的親人們都有些心疼,小小年紀,本來應該在學校里念書的時候,就背著包,身無長物就出來打工。 這一年,我16歲。

 

沒有知識,沒有特長,沒有背景,我的廣州夢被關在了一個小小的廠房車間。拆裝打包上螺絲拼接封箱裝貨柜。從我進來的第一天起,我就熟悉了所有的工作,然后每一天我都在重復這個工作。在這,我仿佛看 到了人生后面的樣子。而這個樣子是我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

我的媽媽總勸我,要踏實,把安分。我相信她的話并不沒有道理。在她眼里我不是一個乖孩子,可是我知道,這不是我想要的。我覺得我的未來還有很多的可能性,而現在,應該是最無可奈何的一種。 在半年后的一天,我背起了包,回家。

 

回家

「我到底想要什么?」

這是我回家后,想的最多的問題。

對于未來,腦子一片空白

 

從酒店服務員,到超市促銷員,到零售收銀。我不停地換工作,試圖在不同的行業里尋找答案。

凌晨,我總是在窗戶旁邊,看著窗外,沒有闌珊的詩意,沒有要思念的人,沒有明月清風,沒有星星作伴。

 

最終我知道,在選擇之前,首先要有能選擇的資本。

事實上,在工作這方面,我沒有選擇的余地,來來去去,我不過是從這個地方換到那個地方,成為一個日復一日的機器。而這一切都因為沒有知識。這個道理打從你出生后,你的父母老師所有人都會跟你講。而 恰恰是當你自己經歷過,才算是知道。

 

我需要一門不是誰都能替代的手藝。

家是每一趟旅程,人生的每一段路的起點與終點,在外漂泊奮斗的人,想要重新開始,進入下一個階段,我們都想從家出發。

3個月后,我背上了包,再次啟程。

這一年,我17歲。

 

六便士

廣州真是一個神奇的城市,無論你的出身如何,能力如何,都能在這找到一個位置。來自五湖四海的人都來這里尋夢。一會抬頭看著月光,一會低頭撿著六便士。

 

學習一門手藝,是要錢的。頻繁換工作的我,一點積蓄都沒有。父母也不愿意支持我。在他們看來,我是個不聽話,愛胡鬧的孩子。總是三分鐘熱度。不一會又要學另一個。我很早就明白,有些路,必須一個人 走,有些仗要咬著牙打下去。

 

我回到了工廠,看著四堵墻,再次日復一日重復著機械化的工作,成為了這個城市的一個零件。但是這一次,我不一樣,我明白,在不久后的一天。屬于我的故事,就會進入到下一個篇章。

 

蘭姐

而勇哥也在這個時候,找到了我。命運中的必然,總是不期而遇。

 

一門手藝活,千千氏免費教你。

 

在勇哥的介紹下,我回了家,我進了千千氏。

 

在四川通往重慶的車站上,勇哥開著摩托車送我。而在重慶車站上的,是蘭姐親自來接的我。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蘭姐,蘭姐的話不多,舉止也特別親和,把我拉行李箱,沒有初次見面的拘束,沒有客套。特別像親人。而在后來的相處里,我也確切能感受到蘭姐打從心底里把我把員工當親人一樣。

 

「蘭姐很少去談客戶,談加盟商,都是他們主動找上來的」。如果說這是她的運氣,我不太相信,我覺得就是她的魅力,打從心里的真誠。我相信很多人是被蘭姐的真誠吸引過來的。

 

蘭姐還帶我到商場。給我買了一對269塊的鞋。我想很多人都一樣,最初的努力是因為,那個給你愛給你溫暖,你所重視的人,她給你的一點點小小的鼓勵與支持。你不想辜負他們的愛。蘭姐送的鞋子鼓足了沖勁兒。

 

在那一刻,我下了一個決心,埋在心里沒有告訴任何人。

 

這一年,我18歲。

 

千千氏

從在紙上畫眉開始,到學徒到正式給客人上妝,在到店長,到督導。一句話不到20個字,我干了2年。其中的辛苦不言而喻。但是,所有的苦與累都是值得的。在工廠里暗暗埋下的愿望也靠我的雙手一點一滴實 現了。這個苦與累特別有意義,特別有價值。

 

在這段時間了,蘭姐跟勇哥給了我很多很多的幫助。再到后來,就變成了在蘭姐的幫助下,我和勇哥擁有了自己的店。一家,兩家到三家四家。

 

在千千氏很多人都跟我一樣,讀書不多,我們可以選擇工作的不多。很多都是在工廠日復一日的機械化工作,這種工作沒有未來。要學習一項手藝也不簡單,可能我們連培訓費的錢都拿不出來。就算是學成了這 門手藝,也不一定能做到有自己的店。但是在千千氏,我們都有機會。很多的店長,都是從最初的學徒店員一步步學習積累,到最后擁有自己的店鋪。

 

「我是創業家,千千氏是我家」。五指山(曾總)蘭姐給了我,給了我跟勇哥另一個家。

 

今天太多太多想要感謝的話,我還是想放在心底,如同18歲埋下在心底的秘密。用汗水澆灌,拿出果實,再獻給你們。

 

 

 

 
亚特兰大对博洛尼亚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在線咨詢
聯系電話

400-888-2558